【2019上海对外经贸大学暑期学校简报】——产业政策及其效果:来自中国的证据

发布日期:2019-09-09本条信息已被查看了 230

2019813日下午,复旦大学陈钊教授为上海“应用微观计量经济学”暑期学校做专题报告,主题是“产业政策及其效果:来自中国的证据”。陈钊教授基于一系列研究成果,详细分析和探讨了中国产业政策及其效果,并与学员们分享了从事学术研究的一些心得体会。


 

讲座一开始,陈钊教授首先向学员分享了他对学术研究的一些基本看法,强调学术研究应该本着“思想独立,学术自由”的宗旨,中立、客观地反映现实问题。结合西部大开发、计划生育等政策研究的实例,陈钊教授指出,好的学术研究可以准确揭示政策是否行之有效,并能说明其中的经济机制、探讨失败的可能原因。因此,研究者不应当忌讳“坏消息”的披露,而应该具备批判思维和科学精神,做“建设性的批评者”。

其次,陈钊教授围绕“中国问题的经验研究”提出了三个核心观点。第一,应正确认识什么是一流研究。所谓一流研究,应是针对重要问题的科学回答,并将中国的具体问题一般化。以房价泡沫、人口老龄化、户籍制度等热点社会问题为例,陈钊教授指出好的政策研究不仅围绕具体的中国问题展开,同时也能对接制度成本、城市经济增长等一般化的经济理论和前沿问题。第二,应正确看待“一流研究”与“一流发表”的关系,要积极争取国际顶级期刊的发表,但也不能仅以发表论研究好坏。尽管国别之间对具体问题存在认识差异,但研究好中国问题,并将其一般化,自然就有国际影响力。第三,应看到中国问题研究的广阔空间。结合户籍制度、非西方式民主、方言等独特背景,陈钊教授指出,中国数据提供了填补空白认知的机会,创造了检验理论的空间;各类政策执行过程中丰富的时空差异为因果识别提供了充足的外生冲击;中国内部迥异的地理、文化特征及悠久的历史也为设计实证识别策略提供了不可多得的条件。

接下来,陈钊教授基于一系列研究成果,深入分析了中国产业政策实施的依据及其可能存在的问题。支持产业政策实施的原因包括:产业政策能通过规模经济、干中学、网络外部性等收益递增效应培养比较优势;能基于产业关联度、产业外部性和前瞻性产生巨大的社会效益;能应对市场由于协调不足和信息外部性等因素而产生的风险等。然而,没有政策干预是否真的不行?这个问题是值得思考的。产业政策的实施存在着一些误区。误区之一是,可能存在政府干预代替市场机制的倾向。因此,为使政策能实际作用于高效率企业,政策指向应由企业拓宽至行业,使政策的受益面更为宽泛。误区之二是,产业可能缺乏动态比较优势,其中应注意中央和地方战略性分工的差异。陈钊教授结合数据指出,在我国产业政策中,中央所扶持产业很可能与地方比较优势有所偏离。中央政府有意重点扶持的高技术产业、战略新兴产业等通常更符合东部地区、尤其是东部直辖市的比较优势,但却与中西部地区的比较优势不符,但地方政府为了获得更多资源和政策优惠,尤其是获批国家级开发区,往往忽略自己的比较优势、盲目紧跟中央产业政策,导致资源错配。



 

随后,陈钊教授以自己的三项具体研究为例,展示了产业政策可能产生的不同结果,以及如何开展科学规范的政策研究:

首先是产业政策“意料之外、情理之中”的结果,要求学者开展研究时应具备一般均衡的视角。具体研究实例是陈钊教授等2018年发表在Journal of Environmental Economics and Management上的文章“The Consequences of Spatially Differentiated Water Pollution Regulation in China”。该论文发现长江中下游地区严格的水污染管制虽然减少了当地的污染排放,却促使污染企业向长江上游(中西部地区)转移,最终重新污染了下游水质。

其次是产业政策“意料之中”的结果,要求学者开展研究时须首先去伪存真,剥离现象和数据中的“水分”。具体研究实例为2018NBER工作论文“Notching R&D Investment with Corporate Income Tax Cut in China”。该论文发现实行以减税鼓励企业自主研发的产业政策之后,企业报告的研发投入大幅提高,但事实上一部分企业只是将其他管理费用计入研发费用,且研发投入处于减税政策“门槛”边缘的企业数字造假尤为突出。

最后是产业政策研究“没有效果,寻找条件”的情况,要求学者在研究中进行更为细致的异质性分析。具体研究实例是2017Journal of Comparative Economics文章“Inter-industry Relatedness and Industrial-policy EfficiencyEvidence from Chinas Export Processing Zones”,该文基于城市-行业-年份数据,发现设立出口加工区对城市出口增长并无显著作用,除非所扶持行业符合本地的比较优势。

陈钊教授的报告结合自己多年来对产业政策及效果的研究经验和成果,向学员们展示了如何进行科学规范的政策研究以及如何成为一名优秀的经济学研究者,给学员们带来很大的启发。报告在师生们热烈的掌声中结束。

 

撰稿:李玮

审稿:冯皓


版权所有· 上海对外经贸大学 · 研究生院
松江校区地址:上海市松江区文翔路1900号德政楼108室
古北校区地址:上海市古北路620号4号楼502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