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上海对外经贸大学暑期学校简报】——Bunching(群聚)方法及其在公共经济学的应用

发布日期:2019-08-29本条信息已被查看了 174

2019810日下午,上海财经大学范子英教授在图文信息大楼507为大家带来了一场主题为“Bunching(群聚)方法及其在公共经济学的应用”的学术报告。范子英教授的授课条理清晰,为学员生动讲解了财税领域前沿的实证方法——Bunching的相关内容,并提出了自己的期盼,希望学员们可以多思考、多钻研,在更广阔的研究领域运用Bunching方法来研究实际的经济问题。

范子英老师从Bunching(群聚)方法的起源切入。众所周知,断点回归设计的应用存在3个基本前提:首先,因变量存在cutoff, 其次结果不是由于confounding factor,最后个体不能操纵结果。当任一前提无法满足时,就不能使用断点回归设计,而需要使用其他方法来做因果关系识别。通过范老师的授课我们可以知道,当第一个前提条件无法满足时,可以采用Regression Kink Design。而当第三个前提条件无法满足时,我们可以采用Bunching(群聚)方法,也就是说,断点回归设计与Bunching(群聚)方法的最大区别在于个体是否能够操纵结果。

Bunching(群聚)方法共有两种类型,一种是Kink(扭点),另一种是Notch。范子英教授以单一税率和超额累进税制为例详细地向学员介绍了何为Kink,并且说明了Kink在当前学术领域的使用范围、具体使用情况、背后所蕴含的思想。与Kink不同的是Bunching(群聚)方法的另一种类型Notch。生活中与我们息息相关的例子是起征点。比如个人所得税的起征点从3500/月提高到5000/月,这涉及的是平均税率的变化,而免征额涉及的是边际税率的变化,相较于Kink来说,Notch所带来的扭曲更大,也更容易被观测。范子英老师结合有关论文,讲述了Notch所蕴含的因果识别思想,即如何构建反事实,以及具体步骤。并强调了该方法的优点在于能够估计出摩擦,这是Kink无法实现的。

在介绍完Bunching(群聚)方法后,范老师进一步向我们展示了该方法在实际应用中可能存在的一些问题,主要包括:第一,只能研究集约边际,不能研究广延边际;第二,存在主观性,比如在Kink中,需要用肉眼确定群聚效应的上下界限-RR;第三,能确定总摩擦的值,但无法得知摩擦的具体来源。第四,异质性;第五,参考点。这几个问题也是我们在实际应用过程中需要注意和思考的。

最后,范子英老师引用陈钊教授等和陆毅教授等的最新研究,向我们介绍了Bunching(群聚)方法在中国的应用,并且解释了为何该方法在中国的应用尚少,一个主要原因在于该方法对数据的要求很高,需要部门数据,而非抽样数据。范子英教授在整个三小时的讲座过程中,深入浅出地向我们介绍了财税领域的前沿方法Bunching,学员们受益匪浅。整场讲座在学员们热烈的掌声中结束。

 参考文献:

1.Kleven H. J., 2016, Bunching, Annual Review of Economics, 8(1), 435-464.

2.张航、范子英,2019,《群聚分析法:原理、争议及应用前景》,《数量经济技术经济研究》第9期。

3.Saez E., 2010, Do Taxpayers Bunch at Kink Points?, American Economic Journal-Economic Policy, 2(3), 180-212.

4.Chetty R., J. N. Friedman, T. Olsen, L. Pistaferri, 2011, Adjustment Costs, Firm Responses, and Micro Vs. Macro Labor Supply Elasticities: Evidence from Danish Tax Records, Quarterly Journal of Economics, 126(2), 749-804.

5.Kleven H. J., M. Waseem, 2013, Using Notches To Uncover Optimization Frictions and Structural Elasticities: Theory and Evidence from Pakistan, Quarterly Journal of Economics, 128(2), 669-723.



版权所有· 上海对外经贸大学 · 研究生院
松江校区地址:上海市松江区文翔路1900号德政楼108室
古北校区地址:上海市古北路620号4号楼502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