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保加利亚】保加利亚2019年政治概述

发稿时间:2020-01-05浏览次数:131

2019年保加利亚的政治活动相当活跃。在这一年里,执政党争取欧洲进步公民党(以下简称公民党)遭遇了严重问题并爆出丑闻,政治地位被削弱。腐败的丑闻、执政联盟内部的冲突、来自总统鲁门•拉德夫(Rumen Radev)的批评以及反对党保加利亚社会党的尖锐攻击,都只是公民党及其政府面临的系列问题的一部分。
尽管年初曾有猜测认为,由于政治丑闻以及2019年大选可能失败,政府或许无法完成其任期。但是年底的情况却表明,执政政府联盟有着相对稳定的政治地位。保加利亚政府继续由博伊科·鲍里索夫(Boyko Borisov)领导。鲍里索夫领导的内阁是由他本人领导的右翼政党公民党和爱国者联盟组建的。“爱国者联盟”是由三个政党组成的民族主义选举联盟:保加利亚民族运动(Bulgarian National Movement)、拯救保加利亚民族阵线(National Front for the Salvation of Bulgaria)和阿塔卡党(Attack)。执政联盟内的部长分配为公民党16席,爱国者联盟4席。
在这一年里,若干次严重的政治动荡影响了鲍里索夫的内阁,其中一次与爱国者联盟的内部关系有关。爱国者联盟经历的一场严重内部危机致使人们猜测执政联盟也将崩溃。因为爱国者联盟中的两个政党投票决定驱逐第三个政党,即沃伦·锡德罗夫(Volen Siderov)领导的阿塔卡党。此举被视为爱国者联盟的终结。7月24日,爱国者联盟的理事会(United Patriots coalition council)召开了数月来的首次会议。会议仅持续了2分钟,就在争吵中宣告破裂。在这次阿塔卡缺席的联盟内部会议上,成员投票决定将锡德罗夫以及阿塔卡议员德西斯拉夫·楚库洛夫(Dessislav Chukulov)和帕维尔·绍波夫(Pavel Shopov)开除出联盟。就在这一决定颁布的15天前,瓦列里·西美昂诺夫(Valeri Simeonov)领导的拯救保加利亚民族阵线和现副总理兼国防部长克拉西米尔·卡拉卡恰诺夫(Krassimir Karakachanov)领导的民族主义者政党投票罢免了锡德罗夫在爱国者联盟内的领导职务。卡拉卡恰诺夫解释7月24日的投票时表示,这一决定未影响联盟在国民议会内的多数席位,也没有使政府的任期面临风险。从那时起,爱国者联盟因内斗而分裂。卡拉卡恰诺夫仍然担任保加利亚副总理和国防部长,而被赶下台的锡德罗夫在最近当选索非亚市议员后,辞去了在国民议会中的职务。西美昂诺夫于11月20日当选为国民议会副议长,取代了雅沃·诺特夫(Yavor Notev)。诺特夫曾担任分配给爱国者联盟的职位,但在他所属的阿塔卡党被逐出爱国者联盟后,他辞去了职务。
政府不稳定的另一个迹象是这一年的部长人选变动——主要源于那些被解职的部长所卷入的社会政治丑闻。首先,保加利亚司法部长采茨卡·察切娃(Tsetska Tsacheva)因一桩丑闻辞职.她以远低于市场的价格购买了公寓(是被称为“公寓门”事件的一部分)。2019年4月5日,国会议员投票决定解除察切娃的职务。总理鲍里索夫任命丹尼尔·基里洛夫(Danail Kirilov,前议会法律委员会主席)担任新司法部长。 
5月15日,议员们投票罢免了鲁门·波罗扎诺夫(Rumen Porozhanov)的农业、食品和林业部长一职。此前,波罗扎诺夫因国家农业基金(State Fund for Agriculture)滥用欧盟资金一事而辞职,因为他管理着这一基金。鲍里索夫任命德瑟斯拉娃·特奈娃 (Desislava Taneva,前议会农业和粮食委员会主席,鲍里索夫第二届政府的农业和粮食部长)为新任农业、食品和林业部长。
12月3日,在比塞尔·佩特科夫(Bisser Petkov)也被解除了其劳动和社会政策部长职务。关于他的最新丑闻源于政府希望通过一项法律以剥夺工人享有充分保障和带薪病假的权利。政府的意见是病假第一天造成的收入损失由员工自行承担。但由于激起了一波巨大的抗议浪潮,提案最终被撤回。博伊科·鲍里索夫提名德尼察·萨切娃(Denitsa Sacheva,前教育和科学部副部长,鲍里索夫第二届政府劳动和社会政策副部长)担任新劳动和社会政策部长。
事实上,由于政府的这些人员变动,社会上存在一种看法,即第三届博伊科·鲍里索夫政府的目的不是解决问题,而是在权力中求得生存。但问题是,最近整个社会体系(如医疗、教育、社会领域)都开始崩溃。所有这些都清楚地表明,激进的改革是必要的,但由于这些改革不受欢迎,可能会推翻内阁。鲍里索夫正利用部长辞职来解决这些积攒的社会不满情绪。
2019年政府的主要考验和保加利亚的核心政治问题是两次竞选活动。首先是欧洲议会选举,其次是保加利亚的地方选举。
许多政治分析人士预测,在这两场选举中,执政联盟会连续失败,继而执政联盟下台并提前举行议会选举。然而,事情的发展趋势完全不同。执政联盟内的主要政党公民党不仅没有输掉选举,还进一步巩固了其在政府中的政治地位。尽管鲍里索夫领导的公民党(隶属于欧洲人民党)在选举前几个月陷入了一系列丑闻,但还是在5月26日的欧洲议会选举中获胜。民调显示,一直到大选前的最后10天,鲍里索夫似乎还有可能输给他的主要竞争对手(社会党)。
特别一提的是所谓“公寓门”丑闻。虽然该事件揭露了几个公民党高层政客以低价购买房产,打击了民众对该党的支持率,但5月初的一系列民调显示社会党仍然领先。但在欧洲议会选举中,公民党获得了30.77%的选票,而社会党只获得25%。第三名是主要由土耳其人组成的 “权利与自由运动”(欧洲自由民主党联盟成员),得票率为13.7%。卡拉卡恰诺夫领导的民族主义者政党得票率为7.7%,中右翼政党民主保加利亚为6.9%。根据投票结果,欧洲人民党有7名保议员,欧洲社会党有5名,欧洲自由民主党联盟有3名。
整个欧洲议会选举的投票参与率约为30%,低于前几届。权威人士称,鲍里索夫在投票前几天非常积极地举办竞选活动,产生了很大的影响。而社会党在竞选中犯了一系列错误,向选民呈现了分裂的态势。该党领导人科尔内莉娅•尼诺娃(Kornelia Ninova)甚至不愿意让与其存在意识形态分歧的欧洲社会党领导人谢尔盖•斯塔尼舍夫(Sergei Stanishev)出现在选举名单上。
民族主义者政党的情况则表明,来自爱国者联盟的这支政治力量已经完全征服了那些支持民族主义的选民,但其代价是沃伦·锡德罗夫领导的阿塔卡党和拯救保加利亚民族阵线各自仅获得大约1%的选票。
欧洲议会选举取得的胜利巩固了公民党的执政地位。主要反对派社会党的选举结果却引发了严重的内部政治冲突和争论。该党作为反对党的力量被进一步削弱,在很大程度上决定了该国在同年举行的地方选举。
在地方选举期间,社会党发起了一场更加积极、完全本地化且成本极低的活动。如果说在欧洲议会选举运动中,社会党的表现没有赢得欧洲层面的肯定,那么在地方选举运动中,社会党也失去了国家层面的肯定。该党内部最大的绊脚石无疑是玛雅·马诺洛娃(Maya Manolova)的竞选活动。马诺洛娃是索非亚市长的独立候选人。马诺洛娃一再与社会党及其过去划清界限,给社会党在索非亚的竞选活动造成了严重的困难。这不仅在媒体上掩盖了社会党主席科尔内莉娅·尼诺娃自上台后展现出的新形象,也使她第一次很难就马诺洛娃这样的政治行为发表评论。这种现象带来了积极的一面,但同时消极的后果是社会党没有办法发挥其作为一个国家性政党的全部实力。最终社会党在大城市和4个区长的竞选中取得胜利,但在小城镇失利,且在全国大部分地区都远远落后于公民党。
公民党则赢得了全国大部分地区中心城市的选举,也赢得了首都索非亚的选举。在市议员选举中,公民党得票率为30%,社会党为18%,争取权利和自由运动为12.5%。在市长选举中,公民党赢得了140个市(包括索非亚、普罗夫迪夫和瓦尔纳在内的17个大区中心), 社会党赢得了61个市(包括4个大区中心),争取权利和自由运动赢得了47个市(包括1个大区中心)。现任市长尤丹娜•凡达科娃(Yordanka Fandakova)以50%对45%的选票击败了社会党支持的独立候选人玛雅•马诺洛娃。民主保加利亚赢得了索非亚大区24位区长中的8位(其余为公民党13位、社会党 2位、独立候选人1位)。
结果表明,无论从大区领导、市长和市议员人数还是绝对票数来看,公民党都是本次地方选举无可争议的赢家。
政治方面可以得出的结论是:保加利亚的地方选举展现了新的趋势,而不是重大的变化。现任政府获得了新的合法地位。民众对政府的部分担忧和失望超出了政府的能力范围。今年年底,社会和政治的注意力则转向了2020年的预算,以及对社会和各类专业团体在明年迎来更好契机的期望。

 

上海对外经贸大学“一带一路”国家经贸关系与合作高等研究院
地址:上海市松江区文翔路1900号
邮编:201620
电话:021-677020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