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工智能与变革管理专栏之六 价值链之变:数字化

发布者:张钰歆发布时间:2020-02-10浏览次数:54


齐佳音

 

上海对外经贸大学,人工智能与变革管理研究院,院长,教授,博士生导师

 

谈起价值链模型,大家首先会想到的就是美国哈佛商学院著名战略学家迈克尔·波特提出价值链模型,见图1。价值链模型是波特在其1985年出版的 《竞争优势》一书中提出。波特认为,每一个企业都是在设计、生产、销售、发货和辅助其产品的过程中进行种种活动的集合体。所有这些活动可以用一个价值链来表明。企业的价值创造是通过一系列活动构成的,这些活动可分为基本活动和支持性活动两类。基本活动是涉及产品的物质创造及其销售、转移买方和售后服务的各种活动。支持性活动是辅助基本活动,通过提供采购投入、技术开发、人力资源管理以及各种公司范围的职能支撑性基本活动。这些互不相同但又相互关联的生产经营活动,构成了一个创造价值的动态过程,即价值链。然而,并不是价值链的每个环节都创造价值,只有某些特定的价值活动才真正创造价值,这些真正创造价值的经营活动,就是价值链上的“战略环节”。

1 波特价值链

波特1985年提出的价值链模型为全球企业的价值链分析以及战略优势定位提供了普遍可用的思维工具,因而也成为全球商学院授课中的经典知识。但是,不难看出波特价值链分析始终是围绕着物质产品的价值创造过程而展开,其基本活动遵循从原材料采购,到设计、生产、包装、运输、交付、售后等线性过程,是典型的基于工业时代实体产品生产线而建立起来的价值链分析方法。工业时代实体商品的生产线是有形的,生产过程是单一方向,生产出来的工业商品具有边际成本和时空属性,只有实际发生商品购买交易之后,也就是只有消费者获得所有权(至少是使用权)之后,才能产生消费者评价,并经过有限的渠道反馈给企业来进一步改进。

云计算、大数据、人工智能、物联网、移动应用、区块链等新兴数字技术不仅掀起了一场技术革命,也点燃了一场认知革命,引发商业逻辑和商业模式的革命。在技术驱动下,出现了多样化和云端化的全新工作模式,数字化生产线成为常态,企业组织边界被打破,工作任务和企业组织正在分离,平台性和开放性日益成为组织的主要特征。旧的基于有形物质商品的生产方式及商务规则正在逐步退出历史舞台,新的基于无形数字商品的生产方式及商务规则正在主导商业世界。数字化商品生产线是无形的,生产出来的信息商品边际成本为零,没有时空概念,完成过程可以随时反馈优化,甚至可以并行进行,客户通过网络参与使用体验,实现价值共创,而无须在购买获得所有权之后再体验。可见,数字化提供一种前所未有的新型企业价值链模式。价值链模型的数字化能力已经成为数字经济时代企业获得竞争优势的源泉。

20198月,我参加了在美国波士顿举行的AOM (Academy of Management,美国管理学会)2019年年会。在这次会议上,我的学术合作伙伴、美国凯斯西储大学管理学院Youngjin Yoo教授团队组织了一场名为“DigitalX’: In Need of New Theories or Do Prior Theories Suffice?”(数字化“未来”:需要新的理论还是旧理论依然管用?)的专题研讨会。我有幸参加该研讨会,并和几位主讲的嘉宾有深入探讨。Youngjin Yoo教授是数字化创新领域的国际知名学者,也是凯斯西储大学Digital X实验室主任。在这次研讨会上,Youngjin Yoo教授提出了数字化优先价值链模型(Digital First Value Creation Model),见图2,给我留下了极其深刻的印象。


2 数字化优先价值创造过程(Youngjin Yoo, 2019, AOM

 

Youngjing Yoo在他的报告中指出,数字化工件(Digital Artifacts,如数据和软件等)没有实体的形态,但可以高效低成本地与其他数字化工件、物质的实体工件快速连接(Deferred and Temporary Binding),并创造价值。数字化工件能发挥这一作用归因于两个特质,一是无实体,二是可计算。Youngjin Yoo教授认为有效组织的数字化工件为企业构建了支持大规模价值创造的数字化平台,该平台将企业分散的实体资源与非实体资源调动起来,运用三维打印技术,在最为靠近用户使用场景的时点让用户先行体验,并反馈信息进行第二次价值创造迭代,从而在大规模的实体产品生产之前通过数字化手段优化了价值链的可能环节,确保实体化价值链过程可以获得期望的价值回报。

20199月,我到上海美华系统有限公司调研。期间,访谈了美华系统董事长罗贵华先生。美华系统是为外贸及物流相关行业提供信息化服务的龙头企业,全国90%以上的口岸都使用了美华的系统。罗贵华先生谈到,随着跨境电商的兴起,贸易呈现出日益明显的碎片化趋势,跨境贸易的支付、监管、物流、服务等各个环节都面临巨大压力和挑战。罗贵华认为,贸易数字化是应对贸易碎片化的趋势性途径,只有通过贸易数字化才能将消除在跨境贸易价值链中不创造价值的活动,让跨境贸易更通畅和高效。

数字经济时代,一个企业数字化价值链的能力将成为企业的核心竞争力之所在,阿里等企业所倡导的“中台战略或许可以看作是数字化价值链能力的一次探索性产业实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