创新之路,英雄与流氓共存

发布者:张钰歆发布时间:2019-03-06浏览次数:125

张国锋


   创新是个褒义词,几乎很少有人反对创新



不幸的是:一旦创新触及个人利益,很少有人跳出个人利益的藩圄,就会编出100个反对变革的理由。正如李总理所述,触及利益比改变灵魂都难。马克思也在《资本论》序言中也曾写道“英国高教会宁愿饶恕对它的39个信条中的38个信条展开的攻击,而不饶恕对它的现金收入的1/39进行的攻击。”


遗憾的是:新事物本身并不完善,往往也会给人反对者以口实。这其中有新事物处于幼小阶段自身尚不成熟的原因,但更多的是创新群体中人性的贪婪,过于追求利益忽视社会伦理。

最近网约车事件及演化,就是一典型的例证。共享汽车本来是个好事情,问题在于它触动了传统利益群体的奶酪。因贪婪一味追求商业利益,忽视了企业应该承担的社会责任,再加上新闻媒体追求眼球的不正确的引导,使创新活动陷入不义的境地。

历史往往有惊人相似的一幕


在人类社会发展历史上,创新之路从来就没有平坦过!原因就在于古老陈旧的生产方式以及伴随着它们的过时的社会关系和政治关系还在苟延残喘。


蒸汽汽车刚发明出来后,稳定性和可靠性都不完善,出现了多次交通事故。为了减少事故的发生及可能产生的危害,英国出台了限制汽车行驶速度的法案,规定汽车速度不能超过马车,且汽车前面必须有人引导(手举一面红旗,口吹哨子)。这就是著名的“红旗法案”。


电话的发展历史上也曾出现过类似的一幕。电话最初都是靠总机(人工)转的,后来出现了拨号电话,问题是一些年纪大的人看不清拨号盘上的数字,且因为拨号不到位产生拨错号码的现象屡有发生。美国的一些议员就试图出台法案,想阻止拨号电话应用,幸亏刚法案未获通过,否则又会成为阻碍创新的典型案例了。


银行卡也出现过同样的一幕。我刚工作时,发工资是用信封。因为单位员工多,财务处要提前好几天加班加点,将每个员工的钱点好装到一个信封里。后来发工资改用银行卡了,不少人拿到银行卡心里也不踏实,赶快去ATM上查询。当然也出现了卡丢失、密码盗用、信用卡盗刷之类的事件。新闻媒体抓的是人们的眼球,对此类事件大肆报道,给人以银行卡不安全不可靠的印象。持现金丢失的概率高还是持银行卡丢钱的概率高,没有人去统计过,但在媒体无意的炒作下,多数人会失去理性很难做出科学的判断。

创新之路英雄流氓共存


创新之路不平坦,但由于其丰厚的回报,往往会吸引无数人冒险尝试。有人说,成功的人是英雄,像马云、马化腾等。但成功的人毕竟是少数,多数创新的人失败了,跑路的人就是流氓。


分析其中的原因,一是因为创新本来风险就高,因为这是一条没人走过的路,有很多不确定性。荆棘之路稍有闪失,就可能会跌落悬崖。没有大智慧,仅凭一时之勇很难成功,失败率高实属正常。


最主要的原因是丰厚的回报吸引了无数的流氓,他们也想趁机捞一把。典型的就是互联网金融和区块链的ICO,本来是一种新的模式,但贪婪吸引了相当一部分人。他们是真正的流氓,他们也给创新抹了黑名。但这决不是创新本身的错,而是人性之恶。


话又说过来,流氓不来的地方一定是寸草不生的地方,更不会有回报之说。有流氓在的地方,一定是因为有黄金矿的存在,一定是有商业机会的。


创新需要一场全民思想解放的运动


马云在上海世界人工智能大会上发表演讲,明确指出政府不应该保护会哭闹的落后力量,这样会阻碍创新。从支持创新的角度看,马云的观点完全正确。


世界上从来就没有纯粹的经济学,经济往往与政治相关联。如果一个创新活动影响了部分人的生计,从而影响社会稳定,那这种血腥的创新就毫无意义。当然,如果是落后的利益集团在从中作祟就另当别论了。


所以,即便是有落后利益集团存在,我们也要清楚地告诉他们,蛋糕做大了,哪怕是传统利益集团或许也能得到更多的量。要做到这一点,单靠政府推动也是很难实现的。唯一的方法就是一场全面思想解放运动。

曾经的文艺复习运动就是一场打破旧伦理和束缚的思想解放运动,人们思想获得解放迸发了无穷的创造力,更重要的是营造出了一个良好的社会创新环境。日本明治维新活动也是一次思想解放运动,日本上上下下全民思想从传统的农业思维方式转变到工业思维,奠定了日本工业化进程的思想基础。


今天的社会创新活动,绝不亚于200多年前发生的工业革命。这对于我国来说,还是国运的竞争。如能有一场思维方式解放的运动,无疑会极大促进全民创新活动的开展。


另外,互联网思维、智能思维、区块链思维的理论和方法基本趋于成熟,已经有很好的社会基础,只需外加一点力,就能形成燎原之势。我们也要相信我们的创新实践者都是有社会情怀的,政府也会采取有效措施化解因创新产生的不良社会后果。


(转载自https://mp.weixin.qq.com/s/VXUwQ82sRq8OorT7XJSJew